有时候,讲故事就像今晚明明触手可及的Wi-Fi密码一样,输了一遍又一遍,却怎么都是无法进入,想说故事的人,心思百遍,构思再巧,也都是徒劳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可能只是这个故事还不成熟,就像说这个故事的人,自己都没找到故事的结局,就想把现实的开始与想象的结局联系在一起,过程似乎不再重要了。  有个朋友跟我讲,你有没有过很想说故事的冲动,可到了你准备好说出来的时候,一个字都很难蹦出来,我当时正坐在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