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以后某一天,我死于抑郁,那也并不奇怪,一个人在过日复一日的生活,等待着被安排的时间,等待着偶尔不同的一天,等待着屏幕突然亮光,那么看似忙忙碌碌的日子里,也只是碌碌无为。  最近两个月的我,除了假期,过得很像修道士,游戏、看书、上课、吃饭,似乎再也找不到第五件可以调节生活色彩的事情了。说不上这样的日子是单调,也说不上是充实,感觉自己如同金庸先生笔下那些武功散尽的侠客,在等待着最后一口气咽下。...

请填写你的广告代码,或者删除本行文字。